mianchaodahai60

芹画小画:

学习水的六种境界:

水遇冷成冰,“百折不挠”;

水遇热化气,“聚气生财”;

水净化万物,“包容接纳”;

滴水能穿石,“以柔克刚”;

上化为云,  下化为雨 , “能屈能伸”;化雾散无影, “功成身退”。


主婦三味:

﹉  四月二十五日,買菜回家,在樓下發現一隻小貓,拿出包裡一直備的貓糧給它吃,它餓透了,吃得很歡。小貓看著有兩個半月不到的樣子,長得很像被十一號底樓那個老太婆毒死的哈哈與喳喳。我想該是它們的孩子,因為兩月初的時候哈哈的肚子很大,二月八號它的肚子又憋了,想必卸貨了。三月中旬哈哈被毒死了。真不知道這隻沒媽的小狸花貓是怎樣挺過來的。小貓不怕人,我把它帶回家,當天下午上寵物醫院做了個體檢,再體內外驅蟲。小貓和家裡的大貓一樣,都是小姑娘,很活潑很健康。我不忍心看哈哈的娃在外流浪,便收養了它,給它起名小魷魚。從那天起它有家了。視頻為五月中旬所拍,小貓其實還沒斷奶,我喝牛奶時它拼命要喝,全脂的,我只能給它少喝一點。小魷魚飯量很大,所以撿回家尚未到一個月,它長大了好多。

                                                    主婦三味

老相册:

喂兔子的小女孩

1937年,瑞典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主婦三味:

《你是否想知道》

你是否想知道
我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
起伏的情緒
及荒謬的思想?

你是否想知道在鄉村在五月
當一只田鼠橫穿越晌午的一片蔬菜地時
它細小的腳趾可否留下蹤跡?
在風的蠱惑下
光中之柳
那萬千金色的流蘇
蕩漾
蟄伏的蟬已蠢蠢欲動
河面浮起了串串泥腥味的氣泡
包裹著烏托邦圓潤的夢想
語言,手勢迂回前行
情欲與氣溫
橙色的膨脹
我無法掩飾
我那神經質的愉快
用一把金屬細勺攪動玻璃杯中的水
並讓它叮當作響
用手指不停翻動書頁
似拉一把手風琴
或者 去桌上擺弄幾枚果子
像大師塞尚這般
你從未體驗過此類幼稚之舉
所以你匱乏想像
你無法想像在極暗的夜
聆聽的夜曲如降落的煙火
瞬間照亮孤獨者的臉龐
我柔軟而濕潤的唇啊
始終藏有一朵小茉莉
你無法想象
某種卑微的幸福
如乞丐得到一筆施捨
或流動的小販賣完了他筐中的菜
你亦無法想象
在高檔餐廳裡大快朵頤的富人
他們所咀嚼的肉食只是各種動物的尸體
你更無法想象
那些看似毫無生命的物體也具備靈魂
我的思想荒謬
卻不屑於他人的看法

神經質的活著
神經質的愉快

                       May16, 2018

pic1:四月十八日,送後媽去南匯果園看望她插隊落戶時結交的過房親。果園已徒有虛名了,那裡的萬畝果樹早全被砍伐。在它們曾經生存的土地上,動遷房與商品房四處林立。從後媽的過房親家開車到東海邊不消五分鐘路程。海水很黃,無風景可言。

pic2:四月十八日四點多回公寓,停好車,瞥見花園植物郁郁蔥蔥,洋溢著初夏特有的氣氛,很討人歡喜,就忍不住去兜了兩圈,對著地上的影子拍了張照。那天陽光真好,心情愉悅,在高速上開了一百三十多碼,很輕鬆愜意。總里程也遠超過了去杭州的單程。

                                    主婦三味 ◆ May17,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