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nchaodahai60

主婦三味:

﹉  昨下午去樓下花園看櫻花,已完全盛開。微風過後,很多花瓣開始飄零。想必櫻花的花期很快就會過去。人如花,女人也好,男人也罷,都同樣。青春如櫻花期短暫,而人的一生又何嘗不是?

﹉  三月很忙。田野復蘇,百花爭相開放,河水漲潮。對天氣變化敏感的人肝火旺盛,所以三月適合吵架。連愈來愈明亮的光線,似乎都有了叮叮噹噹的響聲。三月,貿易戰打響,毛子的外交官遭驅除。整個世界都在幹架,一地雞毛!

﹉  三月也適合詛咒,住在公寓十一號樓的那個死老太婆毒死了很多流浪貓。前兩年她曾經禍害了兩隻大黑貓,胖金哥和小黑。她在流浪貓喝的水碗和別人餵貓的剩菜裡下毒,水碗是我給流浪貓們放的,定期換水,上週初去換水,碗裡的水都是白花花的粉末。自此,我再也看不到那隻粘人的狸花貓哈哈,話嘮大橘喳喳,有很多女友花心的方頭貓,心機婊白小美,戇戇的阿甘,等等。我是多麼愛它們,尤其是哈哈,這隻嬌小粘人通人性的狸花貓。每次見到我總歡快的向我奔來,輕輕的呼喚我,一路小跑的跟著我,送我到家的樓下。有幾個晚上我想到它,難過的流下眼淚。那些流浪貓好不容易活過了嚴寒糟糕的冬天,卻在暖意洋洋的春天死於人的毒害。剛過去的冬天,我也是盡了自己很大的努力,我告訴自己,我不會讓任何一隻貓在嚴冬死去。每天我去給它們餵食,由一天一次改為一天兩次,想讓它們盡量多吃點,身體有能量了就能禦寒。網上買的是較好的貓糧,我知道價格低廉的貓糧是毒貓糧,貓吃後慢慢的會肝腎壞死。除此之外,又買了很多盒wanpy的鮮封包給流浪貓們補充肉類營養。二月去國外,牽掛惦記著公寓的流浪貓不敢在那裡待的時間太久,直飛12小時,單人來回機票一萬六千多,可我十天不到就回上海了。出去前在公寓的各個角落放貓糧和水,甚至在自己的SUV下也放了六大盆貓糧,我考慮萬一下雨下雪,它們還能找到食物充飢。當我回來那天,看到哈哈和喳喳在它們常呆的十一樓殘疾人通道那裡,我是多麼喜悅啊。可現在公寓的大多貓都被毒死了,三月是它們求偶的季節,它們發出求偶的叫聲讓那變態的死老太婆一家恨之入骨,於是又故伎重演給貓下毒。那家人適合去外星球生活,沒有貓叫,沒有鳥鳴。N年前當我讀了蕾切爾.卡遜 的英文原版Silent Spring, 內心是如何感慨,寂靜的春天是真正的春天嗎?!所有美好的生命都值得祝福與尊重,為何就不能做到與自然和諧共處?所以我必須詛咒,和那些被毒死的小生命一起詛咒,毒死貓者全家不得好死!三月適合詛咒!

﹉  三月還適合敗家!吵架生氣,一口氣買了三件風衣,兩雙鞋。我和老爸說,我一生氣買了三件風衣,老爸說別以為我不知道妳那臭脾氣,自己脾氣不好總說別人不對。也不知道節約點,妳女兒在國外唸書要花錢,妳還大把把妳女兒的錢用掉。妳媽如果還活著,非得罵死妳!我說老爸其實我蠻節約的,上海人大多有LV, 你看我都不買 【事實上是自己一向對所謂的奢侈品牌不屑一顧的,所以從不買。】 老爸眼睛朝我一瞪,音高八度沖我說,“妳節約啊,妳節約十幾年前燙個頭花五百,覺得不好看第二天又花幾百把頭髮拉直了,妳錢在發臭啊!”

﹉  昨日公寓櫻花如雪。

﹉  二十五歲時,想去考個中級口譯,得拍證件照。編個麻花辮,不施粉黛,穿了件本白的中式真絲短袖襯衫,同色的刺繡,復古的盤扣,在沒有數碼相機,沒有整容沒有PS的年代,我們這代人的青春真的美好。中級口譯最後沒考成,一次乘車去上外讀書,下車時把口譯的書全拉在公交車上了。大概老天覺得我無才便是德,要安心上班帶娃做飯才是啊!從此之後,在碌碌無為的路上我一發不可收拾。

﹉  開始畫畫了,原創,紙本,水彩或水粉都行。

                                          三味 ◆ March27, 2018

评论

热度(100)